Logo
新闻分类
淡水养殖IOS
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竹鼠养殖 > 文章

《迴风舞雪》第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9-06-10  阅读:144次   字号:  

《迴风舞雪》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幽谷一夜  蓦然间,沈筠桐的脚下几尺远的地方传来了‘当啷’的一声。

  正在凶猛围攻的豺群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响惊得突然顿住。

  沈筠桐也被吓了一跳,低头看去,赫然竟是一柄剑,她在水边捡到的另一柄剑。   同时她听到了一句话,声音微弱,但却字字清晰:“双剑互击。

”  沈筠桐猛地回头看去。

  楚南星双手支撑着上身,半坐半躺,一张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一双如星一般明亮的眼睛望着她,充满着疼爱,期许。

  沈筠桐已目中带花。   他醒了。   她可以想象得到,他是用了浑身的力气把那柄剑掷过来的,她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刻,沈筠桐忽然觉得自己的勇气猛然暴增,比刚才与群豺厮杀时大出了十倍,百倍。

  她拣起地上的剑,毫无畏惧地向着那兽群冲了过去。   ‘当,当,当,当。 。

。

。 。 。

’  沈筠桐也不管哪是剑刃,哪是剑脊,两把剑拼命地相互敲击着,向着豺群猛冲猛撞。   火花迸射,电光飞旋。

  一只只赤豺狂蹿猛跳,破荒而逃,这声音对于它们就如同魔哭鬼泣一般的要命,它们已忘了它们会猎食,忘了它们会围攻,忘了它们会以多欺少,忘了它们的凶残,忘了它们的种种伎俩,它们现在会的只有逃,狼狈不堪的逃。   片刻过后,谷中已见不到活着的豺影。

  夜已渐深。

  火堆上架着两只快要考好的山鹊。

  火苗一窜一跳的,如同若干个耀眼的精灵在舞蹈狂欢。

  沈筠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些精灵。

  “你救了我。 ”楚南星靠着一捆柴火半躺着,声音微弱。

  沈筠桐没有说话,那些火的精灵在她的眸子里跳舞。   月光和火光同时映在那张美玉一般的脸上,少了些冰冷,多了些温婉,柔倩。   楚南星向上挪了挪身子,衣服还没有完全干透,略带潮湿的贴在身上。

  他望着倒映着星月的那潭水,脑海中浮现出的是那个身影,与他一起在风中飘落的蓝色身影。   楚南星明白,他曾经对她的几次相救,都是他的武功过人,都是在他之力所能及之内的,而这次她救他,是拼着一死的。

  楚南星轻声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  沈筠桐突然转头看着他:“这么做?”  接着道:“你是说生火让你取暖,还是说烤山鹊给你吃?”  楚南星摇了摇头,道:“你救了我。

”  沈筠桐似乎有些生气,大声道:“你这人就会说这一句话吗!你是不是接下来还要感谢我?”  楚南星本来就不善言辞,更没有怎么和女孩子说过话,此刻竟被她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沈筠桐干脆也不给他机会回答,声音更大了一些:“你救过我多少次!”  楚南星道:“可是令尊。 。

。 。

。

。

”  “不要说了!”沈筠桐突然大喊了一声,打断了他。   眼眶中已泛出泪光,她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不去回忆。   沉默了片刻,她轻声道:“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 ”  鸟雀不鸣,夜色深沉。   这幽谷中的宁静既美丽又令人陶醉,但同时也会让人不安和尴尬。   沈筠桐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这样共处过,他没有醒过来时还好,可他现在就在那里活生生的坐着,这里只有他们俩个,而且他们不声不响就这样坐了很久了,她从来没有这样难为情过,这个夜晚到底要多久才能熬过去。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这深谷与世隔绝,白天和夜晚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夜更美,更神秘,更缠绵,更容易让情愫滋养。

何况,又是这样一对共同经历生死劫难,早就互相埋在对方心里的人。

  此刻的楚南星也好不到哪去,也许还不如沈筠桐,他好像更不自在,他本就是个沉闷少语的人,就算是在和童浩山或是牧延开怀纵饮时他也不曾多说几句,更别说他现在对着的是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又是沈筠桐。   一只烤得已经发黑的山鹊递到了楚南星面前。   “烤焦了,一定不好吃了。

”沈筠桐竟然是嘟着嘴说的,这是不是表示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楚南星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接了过去。

  他不是为了要吃那烤山鹊,而是他们之间终于可以不用那么尴尬了。

  “我喜欢吃烤焦的。 ”楚南星说着使劲咬了一口,他哪有心思去想这可是刚从火上拿下来的,竟被烫得直吐舌头。   沈筠桐被他的样子逗笑了。   楚南星接着道:“我烤的东西,总是焦的,所以。

。

。

。

。

。 ”  沈筠桐道:“你总是烤东西来吃吗?”  楚南星道:“在雪山上,想要不挨饿,就只有这样了。 ”  沈筠桐好奇地道:“你经常去那大雪山吗?”  “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雪山上了。 ”  楚南星撕下一片肉,放在嘴里,接着道:“我一直以为我就是生在那里的。

”  沈筠桐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那样的神秘,遥远。   但她看着他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她烤的东西,似乎又觉得他是那么的熟悉,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是那么的近。

  只听楚南星突然道:“你烤的这个。 。

。

。 。 。

”  沈筠桐急忙道:“这个是山鹊,怎么了。

。

。

。

。 。 ”  楚南星道:“你烤的山鹊,比我烤的雪鹑好吃多了。 ”  沈筠桐又笑了。

  她知道一定不会好吃,第一次做的事,通常都不会太成功的。   但她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吃。

  良久。   沈筠桐突然问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不躲开我师父的那一掌。 ”  楚南星被她问得一怔,放下了手里的烤山鹊。

  慢慢地抬起左手,看着掌心。   轻声道:“你当然还记得那火甲虫吧。 ”  沈筠桐仰头看向夜空,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记得。

”  等她再低下头时,就看到了楚南星伸过来的手,看到了他手心上那个褐色的圆圈。

  沈筠桐秀眉微蹙,道:“你中了那虫子的毒!”  楚南星点了点头,道:“我看那甲虫奇异,本是很喜欢的,更无意伤它,哪知它竟以死相搏,用它的生命将我灼伤。 ”。

淡水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淡水养殖-www.37578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