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分类
淡水养殖IOS
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竹鼠养殖 > 文章

国际家庭日“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发布时间:2019-06-10  阅读:73次   字号:  

国际家庭日“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图/视觉中国  自1994年起,联合国大会将每年5月15日定为“国际家庭日”(InternationalDayforFamilies),旨在提高全人类对家庭的关注度,促进家庭的和睦、幸福和进步。

  “家和万事兴”,家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对人类社会能够产生重要的影响。 “家”对个人而言,同样意义深刻。

总有人问,幸福到底是什么?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幸福就是有家人相伴左右。 国际家庭日,让我们重温那些名家笔下的文章,感受细腻又温馨的爱,平凡又厚重的爱。

  冰心:母亲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  半夜里听见繁杂的雨声,早起是浓阴的天,我觉得有些烦闷。

从窗内往外看时,那一朵白莲已经谢了,白瓣儿小船般散漂在水面。

梗上只留个小小的莲蓬,和几根淡黄色的花须。

那一朵红莲,昨天还是菡萏的,今晨却开满了,亭亭地在绿叶中间立着。

  仍是不适意!——徘徊了一会子,窗外雷声作了,大雨接着就来,愈下愈大。 那朵红莲,被那繁密的雨点,打得左右攲斜。 在无遮蔽的天空之下,我不敢下阶去,也无法可想。

  对屋里母亲唤着,我连忙走过去,坐在母亲旁边——一回头忽然看见红莲旁边的一个大荷叶,慢慢的倾侧了下来,正覆盖在红莲上面……我不宁的心绪散尽了!  雨势并不减退,红莲却不摇动了。 雨点不住地打着,只能在那勇敢慈怜的荷叶上面,聚了些流转无力的水珠。   我心中深深地受了感动——  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  ——节选自冰心《荷叶·母亲》  短评:冰心《荷叶·母亲》是一篇爱的美文,作者被雨打红莲、荷叶护莲的生动场景所感动从而联想到母亲的呵护与关爱,抒发了子女对母亲的爱。

人生的风雨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只是在我们最累最痛的时候,母亲永远以一个最温暖的姿态迎接我们。   杨绛: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

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 人间也没有永远。

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

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

一九九七年,阿瑗去世。 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   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 就这么轻易失散了。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

家在哪里,我不知道。 我还在寻觅归途。   ——节选自杨绛《我们仨》  短评:《我们仨》是杨绛先生晚年创作的散文集,作者以简洁的语言讲述了一个温馨的家庭一家三口共同度过的快乐单纯生活,也回忆了先后离她而去的女儿钱瑗、丈夫钱钟书,以及那些艰难岁月里的爱与痛。

  周国平: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南方水乡,我在湖上荡舟。 迎面驶来一只渔船,船上炊烟袅袅。

当船靠近时,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听到了孩子的嬉笑。

这时我恍然悟到,船就是渔民的家。   以船为家,不是太动荡了吗?可是,我亲眼看到渔民们安之若素,举止泰然,而船虽小,食住器具,一应俱全,也确实是个家。

  于是我转念想,对于我们,家又何尝不是一只船?这是一只小小的船,却要载我们穿过多么漫长的岁月。

岁月不会倒流,前面永远是陌生的水域,但因为乘在这只熟悉的船上,我们竟不感到陌生。

四周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波涛汹涌,但只要这只船是牢固的,一切都化为美丽的风景。 人世命运莫测,但有了一个好家,有了命运与共的好伴侣,莫测的命运仿佛也不复可怕。   我心中闪过一句诗:“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  ——节选自周国平《家》  短评:“如果把人生比作一种漂流——它确实是的,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漂过许多地方,对于所有人来说是漂过岁月之河,那么,家是什么呢?”周国平有自己的答案,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也有自己的答案。

  李汉荣:父亲留下的草木,永世芳香  那年,记得是深秋,父亲搭车进城来看我们,带来了田里新收的大米和一袋面条。 没上农药化肥,专门留了二分地给自己种的,只用农家肥,无污染,保证绿色环保有机,让孙女吃些,好长身体。

父亲放下粮袋,笑着说。

我掂量了一下,大米有五十来斤,面条有三十多斤。

鼓鼓囊囊两大麻袋,不知他老人家一路怎么颠簸过来的。

老家到这个城市有近一百华里路,父亲也是快八十岁的老人了。 看着父亲一头的白发和驼下去的脊背,我没有说什么,心里一阵阵温热和酸楚。   ……  父亲忽然记起了什么,说,嘿,你看,人老了忘心大,鞋子里有东西老是硌脚。 昨天黄昏在后山坡地里搬包谷,又到林子里为你受凉的老娘扯了一把柴胡和麦冬,树叶啦,沙土啦,鞋子都快给灌满了,当时没抖干净,衣服上头发上粘了些野絮草籽,也没来得及理个发,换身像样的衣服,就这么急慌慌来了。 走,孙女儿,带我下楼抖抖鞋子,帮我拍拍衣服上的尘土。

我说,就在屋里抖一下,怕啥,何必下楼。 父亲执意下楼,说新屋子要爱惜,不要弄脏了。

  楼下靠墙的地方,有一小片长方形空地,还没有被水泥封死。 父亲就在空地边,坐在我从楼上拿下来的小凳子上,脱了鞋子仔细抖,又低下身子让孙女儿拍了衣服,清理了头发。 上楼来,我帮父亲用梳子梳了头发,这是我唯一的一次为他梳头。 我看清了这满头的白发,真有点触目惊心,但我又怎能看清,白发后面积压了多少岁月的风霜?  ……  父亲越去越远,越去越远,他留下的草木,永世芳香。   ——节选自李汉荣《父亲的鞋子》  短评:作者用精妙的语言呈现深妙的悟性,将繁复微妙的感觉浓缩成有意味的句子,语句背后闪烁着迷离丰饶的情思、理趣和意境,以及像父亲对自己般,自己对父亲那份深沉的爱。

  缘分在背影中渐行渐远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 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

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 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

  我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门里。

  ……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节选自《目送》  短评:从牵着孩子幼小的手、情意满满的亲情,到青春后期孩子与自己渐行渐远的背影;从陪着年迈母亲如带着女儿一般,思及自己也曾是父母眼前一去不返的背影,作者以温柔笔触描写人世中亲情的牵绊,读起来温馨有味,情意盎然。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娱部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wenyixing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淡水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淡水养殖-www.375781.com All Rights Reserved.